记忆中的电影院

记忆中,看电影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电影院似乎是恋爱中的哥哥姐姐们才能出席的地方,那个黑黑的大房子里透过宽大的幕布放出各种稀奇古怪的画面,传出古灵精怪的声音。在那个对一切好奇的年纪,心里充满疑惑与诧异。
  童年最期待的假期来临,那时最开心的就是去农场的姨妈家,因为农场会请电影院专门来放映电影。消息一出,小孩子们奔走相告,我和表姐还未吃晚饭就拿凳子到篮球场占位置,小孩子们用木碳在球场上画地为牢,圈出自家的地盘。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看电影是非常开心的,甭管看懂与否,却是当时简单生活的一剂调味剂,带给我们多少童年的欢乐和对外面世界的憧憬。后来,家家户户都购置了电视机、DVD,电影院似乎结束了自己的使命而悄然淡出人们的记忆。再后来,在中央大力推进县级数字影院建设、加快促进城乡电影繁荣,鼓励继续推进农村电影放映从室外到室内、从流动到固定的改革和创新举措之时,电影院,这个淡出人们视野的老物什重新回归大众的生活。2016年,我所在的小城,诞生了第一家数字影院,将久违的大众视野重新拉回人们的生活。
  记忆中,今年看的最后一场电影是1月22日,至今百日有余。在这个寂静的边疆小城,人们习惯与自然相拥,除此之外,喧嚣躁动。年龄使然,我已经享受不了歌厅包房鼎沸的聒噪与喧闹,迪厅高亢的躁动与狂舞。我习惯于每天看看影讯,寻一部自己喜欢的片子,邀约好友一同前去观影。
  我一直喜欢现场观影的感觉。老公喜欢看欧美大片,喜欢通过网络在屏幕这头一个人静静欣赏。我们喜欢的方式不同,所以,约老公出门看电影是永远约不出来的。有一次,带孩子看《千与千寻》,当电影放到爸爸妈妈变成猪时,前排突然传来一阵啼哭,一个小女孩哭喊着:我要爸爸,要爸爸。影院一阵骚动,孩子的妈妈和旁边的人在安慰着小朋友,然后我听到一叠纸巾传递的声音,纸巾送到了孩子妈妈手中。我的宝贝悄悄告诉我:妈妈,估计这个小妹妹好久没见她爸爸了,好可怜啊。说实话,带孩子看这部电影,我也是缅怀一下年少的记忆。少年时看过,只是完全不懂,最深刻的记忆是变成猪的爸爸妈妈,现在带娃来看,才明白原来贪念是一切的祸端。这时,音乐声响起,影片结束,不约而同的,大家都没起身,直到孩子妈妈安抚好小女孩走出观影厅,我们才陆陆续续开始出来。情到深处,自然流露,不矫揉造作,即使是陌生人的一张纸巾、一个善意的猜测、一次无声的陪伴也是温暖的问候。而这些,只有到现场才能感受。
  小城太小,昨天在小吃摊前偶遇放电影的小哥,我笑言:电影不放,你好闲了。他苦笑:再不复影,我都快支撑不下去了。一场疫情,让这个边疆县城的小影院苦苦挣扎,盼疫情快快散去,还电影业一个火热的夏天。(张燕燕)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编辑部邮箱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滇ICP证:滇ICP备200008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22 滇公网安备:53090202000016号
前置审批:云新网前审字2008-17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3—2123208;举报邮箱:lincangjubao@126.com
临沧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联系方式:0883—2127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