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遐思

五一后的忙怀街,因天气炎热,晚饭后到大转弯码头吹风纳凉的人比往常多了起来。沿着国道357线向北走3公里左右就到码头,有步行的,也有驱车前往的,我也不例外,总要到码头坐坐。来到码头,坐在码头台阶上,凉爽的江风吹在身上,沁人心脾,好不惬意。

 以澜沧江为界,左岸是普洱市景东县林街乡辖区,右岸为临沧市云县忙怀乡辖区。码头的左侧是奔流的澜沧江向南流去,右侧是桀骜不驯的罗扎河,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涌入澜沧江。大转弯码头是罗扎河和澜沧江的交汇点。
  码头,不同季节有不同的特有景象,春看百花开,夏睹鲤鱼跳,秋观转运忙,冬季雾皑皑。两岸人家鸡犬相闻,江边竹林树影婆娑,在江风的吹拂下轻轻摇曳。清代书画家郑燮有云:“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码头的景象,总让人遐想翩跹。渡船的马达声增添了码头的几分生气,渡船大哥总是不厌其烦地摆着他的渡,此岸是起点,彼岸是终点,循环往复,单纯而执着。在岁月的渡口,他们撑一条船,轻吟渔舟唱晚,他们的身影是岸上人的景。
  罗扎河的水注定是要汇入澜沧江的,它们在大转弯码头不期而遇,相遇时它们有些生分,谁也不愿搭理谁,泾渭分明,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沿着同一河道流向下游。它们的相遇,似乎造化弄人,让不同性格的彼此,在特定的环境特定的路口相遇,使它们在同一空间内排斥、挤压、磨合,最终不知是谁妥协了,在下游融为一体,浩浩荡荡流向远方流向太平洋。有人说它们同流合污了,也有人说,它们只是性格有异,目标和志向是相同的,为了共同目标,所以不能分彼此。
  天色逐渐暗下来,月亮已经在江那边的山凹探出了头,坐在台阶上的人们还没有原路折返的意思,三五成群,各自海侃,聊生活过往,交流思想,增进友谊。
  天最终进入夜晚状态,风轻月盈,周围荧光一片,江面映月影,疏影琉璃,缱绻时光,不禁遐思一片。唐代诗人张若虚的诗句:“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初夏的码头月景还是与诗中所写有几分相似,大概是春意未尽,只不过现实中,我不是游子而已。我知道时光易逝,年华易老,一如滔滔江水,一去不复还,只愿在有限的时光里,不负流年。
  时光不待赶路人,澜沧江水依然滚滚向前流着,它流经万仞,穿越峡谷,潮汐与日月同辉,与山川为伴,不畏险阻,日夜奔腾,亘古不息。( 李天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编辑部邮箱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滇ICP证:滇ICP备200008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22 滇公网安备:53090202000016号
前置审批:云新网前审字2008-17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3—2123208;举报邮箱:lincangjubao@126.com
临沧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联系方式:0883—2127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