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轶事

青山常青,人亦老。眨眼功夫,离开军营整整25春,当年少年如今鬓毛衰。闲暇之余,我忽见木板床下书堆中厚尘裹身已硬化的皮夹子,取出擦拭后,一排“中国人民解放军35512部队整编纪念”字样映入眼帘,打开皮夹子,翻阅内页那乏黄,印象中已模糊不清的日记品悦了起来。日记中的三则轶事,让我热血沸腾,仿佛又回到了火热的军营。
  暴雨空中下鱼
  我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应征入伍,来到了山青水清竹绿,满坝金谷飘香,多佛多寺多塔的极边之地孟定,加入驻守在这里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某团机炮连,实现了从军梦。
  当时的傣乡孟定,村庄为古色古香的草片房,农业生产以一年两熟水稻为主,左联右接的公路也是沙石路,军民融洽,农忙同插秧,泼水同欢歌,那只能在电影或电视中才能见到的天下鱼的趣事,我有幸在傣乡孟定遇上了。
  记得一个星期日的中午,多天骄阳似火的孟定坝,阵阵炸雷声由远而近,随即狂风大吼,大雨倾盆,不时伴有凤凰树断枝的声响。突然,营房宿舍门前的草坪与球场上时不时地有从空中的落物声。为探究竟,我们冒雨冲到落物处,拾起一看是全身黑,一二两重的鱼(当地俗称马头鱼)。我们这些从内地无海少河的地方入伍,见天下鱼的场景尚属首次。随着风停雨住,天空落鱼也停了。盆里一数,整整28条。事后得知,暴雨空中下鱼之轶事,是狂风将营区附近浅水沟中的马头鱼掠起带入空中落入营区的。那时,当地群众不食马头鱼,我们当兵的也入乡随俗,不能破这个例,于是,把这些胖嘟嘟的马头鱼放生于营房外的防护水沟中,还鱼儿生命与自由。
  刺猬夫妻引路
  春天的山峦,野花烂漫,莺歌燕舞。为摸清部队防区边境进入内地的主要通道,时任指导员的我带领小分队对要道进行实地勘察。
  这天,天刚蒙蒙亮,我们4人全副武装,徒步从连队出发,一路沿时隐时现的羊肠道探索前行。历时11个小时后,来到了抬头不见天,闻南捧河水流声不见其容颜的森林边,几经折腾就是找不到渡到对岸的摆渡竹筏。这时肚子咕咕地鸣,腰酸腿痛,寸步难行。在快要支持不住的时侯,让人瞬间精神激昂的一幕出现了,草地中一对嬉戏的小刺猬,好似在谈情说爱,对我们似而不见,明目张胆地在我们的前方,一会钻蓬窠,一会草丛出,好像故意“戏弄”我们。为了在天黑之前越过南捧河,我看到这对可爱的小刺猬,计从心中来,发出了活捉小刺猬的指令:谁先活捉到两只小刺猬,我就背谁过南捧河。“指导员,你说的话给算数。”“笑话,命令是儿戏吗?”果然,这招真灵,战士们一下来了精神,个个争先恐后,人人奋勇当先,这一追就前进了两三公里。小刺猬没活捉,我们却无意之中找到了摆渡竹筏,到达了目的地。
  母鸡营区赛歌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军营里也同样传出了很多奇闻轶事。这天中午,战士们正在食堂前列队开饭。突然,球场边立于石头上嬉戏的一只母鸡,把脖子伸得老长,连续高歌了几曲,其歌声与公鸡鸣一模一样。母鸡营区赛歌一事,顿时吸引了战士们的眼球,眼睛不约而同地向左侧不断高歌的母鸡眺望。
  时间和记忆的流逝是我们所无法抗拒的,我们惟一能做的也就是把自己所经历而有趣之事用文字把它们留下。军营轶记,现实录以飨诸君,全当茶余饭后聊天开心,快乐工作,幸福生活。(
虎啸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编辑部邮箱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滇ICP证:滇ICP备200008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22 滇公网安备:53090202000016号
前置审批:云新网前审字2008-17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3—2123208;举报邮箱:lincangjubao@126.com
临沧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联系方式:0883—2127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