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临沧

旗山脚下,馨香园里,与一个师弟,推杯换盏、诉说大学往事。

席间:师弟突然说到:师哥,我实在无解啊?

师弟,何来无解?听着醉眼朦胧的师弟如此一说,我也好奇这无解?

师哥,我至今也无法理解你为何最终选择临沧。

原来此事啊,本想开口相告,却又陷入一番思索。

我老家保山腾冲,却生在德宏盈江,幼儿时期回保山腾冲长大,初高中在德宏学习生活,大学在昆明,毕业后到临沧,所到之处,口音均与本地不一,是别人眼中十足的“老外地”。大学四年,与同级其他院系同学住过公寓,与本班同学住过公寓,与师弟师哥住过大宿舍,与本班其他同学住过大宿舍,还在校外单独租房住过,仔细算来,竟发觉与自己生活、学习、工作的状态基本一致。转眼十年,怎就选择了临沧呢?理想?爱情?命运?

 人去临沧。

16年前,我就读于云大,面对大城市千姿百态的诱惑,面对象牙塔里各种尝试的冲动,强忍着荷尔蒙的分泌,我始终坚持着过不一样的生活,做最充实的自己,学校期间虽无大的作为,但庆幸没有做那追剧的票友或养成网游的恶习。没有课的日子里,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基本上是泡在了图书馆,学生会、音乐社、足球场,组建过属于自己的乐队,北校场高速路边留下了我们怒吼的青春;加入过别人的球队,省城各大院校球场上留下了我们欢乐的汗水;合伙开办过公司,骑着标配的电动车每天早八晚八与路上匆匆的行人无异穿梭于彼此眼中的目的地。整整4年,还算过的充实和学到很多书本上、课堂上学习不到的东西。

那时候,总觉得毕业遥遥无期,总憧憬着毕业后的彼此相依,可又一年银杏叶黄,毕业歌起,双手紧紧抚摸着那本红色的毕业证书时,方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转眼大家都即将各奔东西。是留在省城继续创业开公司,还是回到小镇父母身旁安心过日子。最终“会泽百家、至公天下”的云大校训和“过不一样的生活,做最充实的自己”人生信条指引着我,选择了新的人生道路。

一份邀请,一份简历,一次雨中迷路错过了时间点的面试。面试公司的HR面带不屑的问道,你,错过了面试时间,没有再面试的必要了?我就想过来看看你们是怎样的一家企业,一家公司,仅此而已,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HR或许是觉得自己的回答如此反调,一时无语,说了句“那我说给我主管”。一会,HR的主管来了,一间标准的会议室里,基于面试的流程我们进行了彼此的初步了解,一切都是程序式的,本也就没想更好的结果,最后却参加了笔试、总经理面试、董事长面试,最后被这家在全省排名靠前的国企在还未毕业的时候就已录取,签订了就业协议。

短暂的入职培训,公司分配的决定出来了, XX你分配到景洪,XXX你分配到普洱,张韬,你被分配到大理。

大理…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城市,有历史文化的厚重,有民族文化的特征,有大城市的诸多便捷却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和浮躁,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上达省城,下达故里,算是理想的工作生活目的地。

2006年7月13日,没有告别,没有送行,踏上报到的大巴,我知道,自己新的征程又将开启,就像初中、高中时那样,只不过以前身后有父母挥手的记忆,现在却只有我自己。一路晕车,醒来,却发现进入了神秘的司岗里,望不穿的无量山,看不尽的澜沧江,OH,MYGOD,这是大理?

反抗、愤怒,没有平服自己的情绪,计划着无数种逃离,却慢慢的被眼前的大山、大坝、大江、大湖怔住了,被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发展一方经济的红色企业文化给吸引住了。被温暖的江风、十里不同天,却处处绿意盎然的美景,被热情好客淳朴无华的临沧人,澜沧江的抖抖鱼、大块的乌骨鸡给吸引住了。初识临沧,为欣赏别样的美景,我留了下来。

 人在临沧

刚到临沧,有过同学的嘲笑,听过亲戚的数落,闻过朋友的不解,但更多的是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自己从中不断发现留守的价值和美丽。初入职场,挨过领导的批评,遇过捉肘的困难,醉过不适的饭局,但更过的是领导同事亲人般的关照和指点助推着快速成长的自己。

面对崭新的每天,无时不刻不想充实着自己,变得平和,全身心的融入,才发现自己正从一个学生到一个单位人、一个社会人转变,慢慢的被澜沧江的小白,无量山的腊肉,甘醇的普洱,动听的“想你”,朴实的临沧人熏陶着、吸引着、温暖着。在企业,三分之一的大理人,三分之一的临沧人,三分之一其余地方的人,衣食住行企业有安排,外出休假就回省城,虽人在临沧,却也感觉无异。

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她,不是故里邻居,没有同窗情义,地道的临沧妹却走进了我的心里,或许命运注定,缘来都是彼此寻找的彼此,也没过多繁杂缛节,就走到了谈论论嫁的阶梯。插曲是爱人的家人始终认为我是“老外地”,在企业不稳定,一开始并不同意。

爸爸远道而来,一路晕车,双脚浮肿,没有欣赏长湖百里,没有从未来过的惊喜,夜里一句,儿子,我不反对也不支持,现实情况,你们自己考虑。

她说,你到临沧两年,数数,你的同事调走了多少?看看,都调到了什么地?我不是反对你在企业工作,只是既然要在一起,聚少离多的日子很难维系。仔细一想,是啊,每次休假回来,总有告别的晚餐,总有欢送的泪水,一声珍重,一句后会有期,有的到了西藏,有的到了瑞丽,有的竟然到了境外,却无法决定下次的再聚。下次调走的人难说不是自己?到也无所畏惧,只是觉得这样被动的被别人掌握命运不是一惯的自己,是时候改变了。再者说,既是谈婚论嫁,纵然自己百般文艺,也得努力遵守世俗的规矩。定居临沧,为了掌握命运的自己。

 人爱临沧

自助者天助,很幸运我进入了现在的工作单位,爱人也随着走出了山,进了城里,我们回归了一种大众认为算是主流的生活轨迹。单位很给力,领导很关心,同事很帮助,自己很努力,一切自然而至,在双方家庭的祝福中,我和她结婚、安家、生子。现在我的爱人、我的孩子、我的房子、我的车子,我的一切都深深的落上了临沧的印记。

一本科的山东同学,研究生毕业后自己创业开办了公司,业务拓展到了临沧,算大学毕业后第一个见面的大学同学,在牛撒撇馆,那地道卤鸡和茅量小清让我们回忆着往昔,醉透了自己。

一本科同班同乡的男同学受邀到临沧出席活动,在微电影酒店东港金海棠,我们从彼此离校、工作现状、其余同学情况、未来规划一直聊到了夜里。

本科的班花国庆到了临沧,游玩了玉龙湖、南汀河、五老山,品尝了地道的云县鸡肉米线,难舍的感情尽在与她爱人及公公干的哥俩好里。离开临沧城,自羊头岩到镇康南伞口岸、沧源岩画、翁定山寨的旅游路线我积极建议。

本科的班主任带着小师妹到临沧就旅游、茶叶进行市场调研,虽不专业,我还是一一介绍了鸡肉烂饭、佤王宴、临沧菌子,滇红、普洱、昔归、冰岛、忙肺等临沧的诸多美誉。

本科的班长带着家眷到临沧看我,曼听园回忆着文史马列,家里共话着聚散十年,红河谷的鳝鱼米线,温泉酒店的温泉,清真馆的地道牛肉,茶马古镇的闲散逸致展现的是临沧记忆,是我对这片土地,对这座城市,对同学的情谊。

凤习二级路通车了,云县到腾冲有直达车了,爱人孩子一起回老家不用挤班车了,爸爸坐车脚不再肿了,晕车晕出经验了,老家的亲戚、周边的同学朋友也经常往来联系,虽有心结,可妈妈还是到了临沧与我们团聚,那种地域的隔阂、交通的距离正在慢慢的弱化,更缩减着心与心的距离。

随着国家各项政策的实施,临沧那个以往被认为是偏僻落后的地方,正调头变成了国家建设一带一路和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先锋,以往的末梢劣势转变为了快速发展的优势。沧源、孟定、永德、凤庆通用机场建设;玉临高速、大临高速、临清高速、沿边高等级公路;大临铁路、临清铁路、沿边铁路;五网建设,精准扶贫27214工程,一轴两城三带,美丽宜居乡村,世界佤乡大美临沧品牌的打造,司岗里、临沧城、临沧人在五大发展理念的指引下,正以前所未有的包容,前所未有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坚定,前所未有的激情在与全国各地同步建成小康社会中,在努力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面向南亚东南也辐射中心中追赶、超越、努力。

我看见,在这块美丽的充满活力的热土地,越来越多的为了生活、为了工作、为了理想、为了爱情来到临沧,定居临沧,扎根临沧的你。你亲戚、你朋友、你同学正在羡慕、正在祝福。我们在临沧,会大声的说,五湖四海皆兄弟,欢迎来到大美司岗里。(作者:张韬)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编辑部邮箱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滇ICP证:滇ICP备200008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22 滇公网安备:53090202000016号
前置审批:云新网前审字2008-17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3—2123208;举报邮箱:lincangjubao@126.com
临沧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联系方式:0883—2127624